盡管明媚的一天即將開始,但黎明前黑暗時刻的景象,卻因我們無法看到而對此充滿想象與猜測。

年初至今,帝升實業集團有限公司猶如一匹騰空出世的黑馬,以神秘的力量瞬間凝聚天量財富,向前一路狂奔。然而,這樣一個如火箭般崛起的商業帝國,近期卻因來自網絡的一段爆料而陷入輿論的風口浪尖。同時,這一爆料也牽動著浦發銀行成都分行的敏感神經。

浦發銀行違規放貸千億?

事實上,早在今年4月初,一篇題為《浦發銀行成都分行成“殼”公司溫床,違規資金超1000億元》的文章開始在網絡流傳。該文章提及,中國銀監會和四川銀監局在發現問題后,安排浦發銀行總行于2016年7月向成都分行派駐工作組排查、化解風險。排摸情況顯示,成都分行通過向多家非正常經營或虛假注冊的2010個“殼”公司投放授信1655筆,合計1600億元,并最終由7大集團公司實際使用。這7個大集團,背后的實際控制人只有四個,即唐銘楊、羅山東、何文軍、楊鳳鳴。

值得一提的是,該文章還提及,唐銘楊控制的藍潤集團、中迪集團、中際能源、帝升集團等四家公司通過1201戶“殼”公司在浦發成都分行取得授信1229筆、實際用信余額889.05億元,目前474億元已顯露風險。此文章一出,社會一片嘩然。

網貼發出后,浦發銀行進行回應稱,“相關信息與事實不符。目前我行成都分行經營正常,風險整體可控。”

同時,浦發銀行官方也承認,該行成都分行資產質量承受一定壓力。“近年來,受區域實體經濟下行影響,我行成都分行資產質量承受一定壓力,煤炭等產能過剩行業的貸款逾期情況攀升,我行總、分行均已采取必要措施加強管理,積極處置化解。”

在浦發銀行的官方回應中,并未提及成都分行涉及的風險資產、貸款筆數等。不過,有媒體從接近浦發銀行的相關人士處得以確認,目前市場傳言的“千億壞賬”確實不實,但的確涉嫌千億違規資金操作,而違規操作的目的是騰挪化解不良貸款。

日前有知情人向《中國產經新聞》記者爆料稱,在此起輿論風波尚未平息及監管部門調查結果尚未公布之時,涉事單位中的帝升集團、中際能源等公司向浦發成都分行以股權質押的方式再次貸款十多筆,而被質押股權的公司大多存在問題。

為此,記者驅車前往帝升實業集團有限公司注冊地——達州市達川區百節鎮交通村2社76號進行采訪,但遺憾的是該公司并未在此辦公。記者通過當地工商部門多方打聽,才得知該公司實際辦公地在成都。

記者調查發現,帝升實業集團有限公司于2014年7月成立,成立之初名為四川帝升林業有限公司,后歷經數十次變更,于2016年12月公司法人由劉繼勇變更為劉坤,同時注冊資本認繳金從1億增至10億元人民幣,名稱也由之前的四川帝升林業集團有限公司變更為帝升實業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帝升集團)。2017年4月,帝升集團股東由之前的四川省中瀚物流有限公司變更為劉坤、于雪梅兩位自然人股東。

據工商登記信息顯示,帝升集團相關的分、子公司及子公司控股公司多達140余家,子公司注冊時間多數在1至3年之間,目前幾乎有一半業已注銷。

帝升集團的資本游戲

今年年初,帝升集團對外宣稱,集團擁有60余家分、子公司,員工逾千人,年銷售額近130億元,總資產規模逾215億元,同時擁有近500萬畝林權。

記者梳理帝升集團旗下產業發現,該集團主要以農業、林業為主,目前頗具規模的產業有三大塊,一是在達州市參股注冊成立了四川漢宮坊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主要從事油用牡丹種植,目前屬于起步階段;二是在四川設立巴山雀舌名茶實業有限公司,也是之前帝升集團旗下最大的銷售企業,但該公司股東已于2017年5月由帝升旗下的弘耀實業有限公司變更為兩位自然人股東,也就是說,公司從法律上脫離了帝升集團;三是旗下的四川松升林業發展有限公司,以發展林業為主。

記者調查發現,帝升集團對外宣稱的500萬畝林權,其實就是四川松升林業發展有限公司的20多家子公司在秦巴山區收購的原為地方老百姓所有的天然林,公司以每畝40至60元不等的價格從農戶手中流轉而來,流轉年限大多在30年左右。

據當地林業部門相關負責人介紹,因當時流轉價格偏低,為保證老百姓的利益,林業部門在換發林權證的時候,又督促公司與農戶簽訂補充協議,補充協議與流轉協議同樣具有法律效力。協議的大致內容是,林權流轉后對群眾的使用沒有任何影響,日后國家給予的各類補貼仍歸群眾所有,公司只是林權名義上的主人。

年初至今,帝升集團以神秘的資本來源向外宣布重大投資4次,一是打造“茶+金融+資本”三重模式的“百億級秦巴茶葉交易運營中心”;二是投資80億元打造一流產業的“秦巴智慧物流產業園”;三是帝升集團旗下“三亞鳳凰生態文化旅游區總規劃55000畝,總投入預計200余億元”;四是“帝升集團簽約四川秦巴山區股權投資母基金”項目。這些項目累計總投資規模高達數百億元,如此大手筆投資,讓無數成長在傳統行業上的企業望塵莫及。

記者調查還發現,今年5月25日、7月6日、7月7日,帝升集團及旗下四川松升林業有限公司先后13次向浦發銀行成都分行質押股權7億多元,而這些質押都是發生在浦發成都分行輿論風波之后。不僅如此,中際能源集團有限公司從8月2日至10月25日期間也先后7次向浦發成都分行質押股權一億多元,而該公司之前在浦發成都分行亦有貸款未還。

調查還顯示,除上述兩家企業外,東能集團旗下的深圳市東能投資管理有限公司于2017年8月、七彩林業及母公司四川勝澤源農業集團有限公司于2017年5月、8月也分別向浦發成都分行申請了股權質押貸款,而在此之前,上述公司曾多次在浦發成都分行進行過股權質押貸款。據知情人士透露,后期股權質押貸款是為了還清前期貸款利息。

企業向銀行貸款,你情我愿,純屬商業行為,本無可厚非,但若明知企業通過不法手段獲取銀行信貸,在風險不可控的情況下,銀行依然我行我素向企業放貸,如此放貸不免引人質疑,這里是否涉及金融腐敗?企業巨額貸款將來能否歸還?銀監部門如果負責任的話,應該擇期給民眾一個合理的交待。(記者 郭寧